中国财经网首页- 新闻- 体育- 产业- 财经- 时尚- 科技- 娱乐- 汽车- 房产- 旅游- 论坛- 教育- 会议- 文化- 游戏- 法制- 生活- 地方- 采购- Rss | 注册-登录 |会员中心
中国财经网 > 产业 >产业快讯 >正文

中央媒体轮番炮轰出租车行业垄断:不能让既得利益群体把持

2015-01-07 14:45:11 来源: 中国财经网  跟贴 0
透视多地出租车停运:“份子钱”和行业垄断是痼疾。 东方IC 图

透视多地出租车停运:“份子钱”和行业垄断是痼疾。 东方IC 图

【编者按】

中国的出租车罢运事件,已经引起官方通讯社—新华社和中央级媒体人民日报的共同关注。

今年1月4日,沈阳数千台出租车集体罢运。

两天后的1月6日,人民日报针对此事发表评论文章《出租车“两头难”咋变“两头甜”》。文章指出,由于行业的垄断,出租车行业应该“两头甜”的图景,变成“两头难”,出租车公司坐收"份子钱"、出租车号码炒至70万。文章提出,随着矛盾的深化,应该是逐步打破出租车号段控制,取消出租车公司暴利模式的时候了。这才是让司机和市民都受益的治本之策。

1月6日稍晚时候,新华社发布一组涉及出租车罢运稿件。文章深刻指出,市场上到底该有多少出租车,要由市场说了算,不是主管部门拍脑门,也不能让既得利益群体把持。以下为新华社报道摘编:

评论篇:

用改革击碎既得利益群体的垄断

沈阳部分出租车近日停运的事件,引起广泛关注。表面上是1元钱的利益纠葛,背后则是利益固化、市场垄断等出租车市场的顽疾。

在一些城市,一个出租车运营许可证被炒到几十万元、上百万元的天价,根本原因是政府部门严格控制市场准入,让出租车经营权成为一种投资品和利益输送方式,让出租车市场形成了异化的垄断,也因此产生了固化的既得利益群体。

正如一些网民所说,这部分群体已经成为阻挡行业改革与市场化的硬石头,只要利益稍有受损就会以市场秩序被扰乱为由,挟持政府和老百姓。

出租车行业本是公共交通的重要补充,如今却形成没钱莫进来的垄断业态,最终遭受损失的是消费者的权益和社会公平及效率。许多城市存在打车难、打车乱,备受公众诟病。监管部门不在顶层设计上动刀子,只是修修补补,总是收效甚微。对于这一持续十多年的社会难题,用扬汤止沸的方式来缓解只能管一阵子,要想根治必须彻底打破市场垄断。

此次沈阳停运事件指向的专车服务,客观上冲击了旧有的利益格局,将管理滞后、出租车市场“准入冻结”导致市场供给严重不足等问题暴露无遗。

矛盾倒逼改革的良机不可错过。市场上到底该有多少出租车,要由市场说了算,不是主管部门拍脑门,也不能让既得利益群体把持。改革成本高、难度大、敏感复杂不能作为回避矛盾的借口。各地应该抓住这个撕开的口子,深入进去迎难而上,敢于担当,下大力气向出租车行业的种种体制顽疾开刀,务求顺应民意、取得实效、实现突破。

调查篇

“祥子”集体不拉活,仅是“专车”“黑车”惹的祸?

近日,全国接连发生多起出租车停运事件。“祥子”为何频频“不拉活”?新华社记者调查发现,“专车”“黑车”不过是导火索,常年居高不下的“份子钱”和行业垄断问题,才是亟待动刀的行业痼疾。

“早上一睁眼,就欠公司100多块。”远高于物价涨幅水平的“份子钱”,与缓慢提增的起步价和小步下降的燃油费形成明显对比。记者采访发现,多名司机表示每月一半以上收入都贡献给了“份子钱”,每天工作时间超过12个小时,长期处于高度疲劳状态,“开8小时车自己一分钱也留不下。”

与份子钱一同飚涨的,还有出租车牌照价格。

上世纪80年代开始,浙江温州出租车运营证实施投标拍卖,价格从20万元到126万元一路走高;山东价值四五万元的出租车,经营权的转让费已达最高50万元。这些高昂的车标费,都被转移到了无议价能力的“的哥”身上。

北京每名出租车司机每月需向公司上缴约4000元“份子钱”,此外还要承担油钱及修车费用。2011年之前,北京市出租车司机收入高于社会平均工资10%左右,而今收入已低于社会平均工资的10%。司机坦言,为了多拉活赚钱,明知“绕路”“拼客”“拒载”会让乘客不满,“也得厚着脸皮这么干”。

重压之下,大量出租车司机长时间高强度、超负荷劳动,胃下垂、糖尿病、颈椎腰椎劳损、风湿关节炎也成常见职业病。一位出租车公司管理者坦言,与“骆驼祥子”般的司机相比,出租车公司几乎没有任何市场风险,油费、维修、保养等负担都扔给司机,“只管坐着收‘份子钱’就行”。

“份子钱”奇高不降、“打车难”年年被提,多年顽疾却始终鲜被“动刀”。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机关服务中心主任王国镇指出,出租车整体行业结构不合理。当前出租车公司经营方式带有半垄断性质:出租车行业由政府特许经营,“份子钱”由出租车公司随意定,司机完全没有议价权。

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城市交通研究室主任程世东认为,目前公众乘车需求远远没有被满足,出租车及租车行业却面临严格的数量管制及单一的价格管制,禁锢行业发展。而相对固定的利益格局使市场缺乏竞争,好的经营主体和司机难以入行。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刘远举认为,减少“份子钱”可促进利益在出租车司机和市场间重新分配,激发司机的积极性和规范意识,减少拒载和高峰停运行为。建议政府放宽对车辆数量和价格的管制,允许个体进入充分竞争,同时监督出租车经营企业财务管理透明化,做出合理定价。

吐槽篇

出租车司机:

我们蛮拼的,但黑车没禁绝,专车又来了

记者在沈阳街头随机打了一辆出租车。当被问到最近收入如何时,的哥贾师傅立刻打开话匣子:“现在出租车没法开。我早上4点出门,中午随便糊弄一口饭,再到下午4点交车,一天下来除去饭钱有时连100元都赚不到。”

出租车司机宁师傅则认为,沈阳出租车管理没章法,“现在黑车、改装车太多,你到地铁口看看,黑车明目张胆地排成大队没人管。最近又出了个专车服务,和我们抢饭吃。真的应该好好整顿整顿了。”

出租车公司日子也不好过,因为越来越多的司机提出了辞职要求。与“开着豪车月薪过万”的网络约租车相比,在出租车公司开传统出租车很难拿到相近的薪水。

沈阳旭龙出租车公司经理徐宏说:“公司已经有一些司机去开专车了。面对待遇上的差异,我们无能为力。”

乘客:

打车难、拼客多,出租车咋就管不好

的哥师傅叫苦连天,市民也是满腹牢骚。最近沈阳市民微信朋友圈里流传甚广的一条消息,就对沈阳市出租车司机存在的问题提出了批评:风雨交加、大雪纷飞时被漫天要价;着急赶飞机、赶火车、去往闹市区被拒载;不问乘客意见强行拼客;上车还要忍受司机的“烟熏火燎”……

许多市民反映,沈阳的“两站一场”打车最难、最乱。记者来到沈阳北站北广场,告知出租车司机要按计价器收费时,司机纷纷表示不愿意走。“我车没气了,要去加气,你再找找吧!”“打表?这哪有打表的啊?”

一些市民表示,在“两站一场”如果能找到按计价器收费的出租车就好像中了彩票。

市民胡女士说,出租车司机起早贪黑确实不容易,但是“拼客”现象在沈阳也太多了。“沈阳冬天本来就冷,很多时候司机看到路边有人打车,问都不问乘客一句,直接摇下窗户就拼客,一路能拼两三个。”
    文章来源:http://city.chinadaily.com.cn/e/action/ShowInfo.php?classid=747&id=76179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自网络,发布本文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用,另: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 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资理财需谨慎,切勿轻信投资承诺,本站与任何网上投资行为无关。

中国财经网 www.fecn.net 责任编辑:12

关于

 你好! | 会员中心 | 退出
验证码:
首页- 新闻- 体育- 产业- 财经- 时尚- 科技- 娱乐- 汽车- 房产- 旅游- 论坛- 教育- 会议- 文化- 游戏- 法制- 生活- 地方- 采购-
北京互联网违法不良信息举报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主编信箱 给中国财经网提意见 新闻地图 
诚聘英才- 版权声明- 相关法律- 网站地图- 站内公告-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财经网版权所有
©2010-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