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财经网首页- 新闻- 体育- 产业- 财经- 时尚- 科技- 娱乐- 汽车- 房产- 旅游- 论坛- 教育- 会议- 文化- 游戏- 法制- 生活- 地方- 采购- Rss | 注册-登录 |会员中心
中国财经网 > 文化 >文化 >正文

欧阳江河评食指余秀华之争:别让诗歌背这个锅

2018-03-08    来源: 中国财经网  跟贴 0

     1月13日,一条"朦胧诗鼻祖"食指在《在北师大课堂讲诗》新书发布会上的发言视频被曝光并迅速传播开来。在这段以谈论白话诗发展现状为主旨的发言中,食指指出余秀华"理想的下午就是喝喝咖啡、看看书、聊聊天、打打炮”,把这样一位对人类命运、祖国未来、农民生活的痛苦忘得一干二净的诗人捧红,是评论界的“不负责”。

 

    针对食指的批评,之后的四天里,余秀华通过不同方式至少回应了六次,言辞激烈,有委屈、有愤怒也有直接地谩骂。她表示自己从来不觉得农民生活痛苦,称"我的过错在于:我不会装,更不愿意装可怜 "。而1月16日其发表在新浪博客的《兼致食指,不是谁都有说真话的能力》一文,更是情绪激动地对食指进行了多角度反驳:"人活在世界上是追求真理的,人应该年纪越大,越知道什么是真理。不要以为谁是什么什么前辈,谁年纪大,说的话就是对的。如果年纪大了就是好人了,那就没有流氓了",并质疑"食指先生是怎么关心国家、关心人类、关心农村的呢?"

 

    针对两位诗人的隔空喊话,诗人谭克修认为,食指批评余秀华的用词,带有集体抒情时代的历史痕迹。"这应该是老诗人食指引发大面积踩踏事件的原因。"

 

    诗人廖伟棠也说,"看到前辈老诗人言辞批评后辈诗人余秀华,作为他们的同行,首先是感到痛心。"在廖伟棠看来,余秀华的诗歌里显然是有农村的痛苦的。

 

    对于这一事件,著名诗人欧阳江河在《舍得智慧讲堂》第二季节目中则表示二人的争论"与诗歌本身并没有什么关系",认为食指的批评,源于他对诗人天职的界定,"不允许诗人变得跟普通人一样",这股"圣愚的力量"使他"认死理"。尽管尊重食指的写作,但欧阳江河不认同他的做法,作为非"独一论者",他"绝不会那样指责余秀华",因为"无论你多崇高,独一论到最后,一定会通向法西斯。"

\ 

 

    以下为节目实录:

 

    主持人:朦胧诗的这个鼻祖食指,也对这个当下大热的,这个余秀华,也有很多的批评。当时批评这个,余秀华的很多诗歌,某一定程度上是,忽略了农民的苦难。但余秀华也很快做出了回应,她说那可能对于农民,就认为他们的生活就是苦难的,这种解读也不完全是正确的,其实你会怎么样来看待双方的各自的观点去阐述呢?

 

    欧阳江河:我不是太关注这类事情,但是一旦这类事情出现,就是诗歌进入公共视野、公共话题,往往都是以这种形态,这种事件的形态,引起大家围观,这都跟诗歌本身写作的那种,深刻的严肃的那种东西,关系不大。那么食指那个,他的愤怒我是理解的,他那个时代的人走来的时候,他就不愿意变,他是就那样认识和界定诗人的使命感、诗人的天职,他就那样理解的,所以他不允许诗人变得跟普通人一样,去喝点咖啡啊,下午那个什么,然后不关心农民疾苦啊,他这个是他那种对诗人的天职的认定,使命感的认定的一个延续,所以他这样批评,是有他的道理的,我也说不出什么大的问题。

 

他的指责包含了一种,他没有随着历史的时代的变化而变化的这样一种固执性。有他的很厉害的地方,他坚持这个,因为我觉得诗人是这样的,你不管你什么坚持,你只要把它做到极致,把它做到极端,甚至有点顽固,有点愚蠢,有点疯狂,就厉害。你敢于这样就厉害,宗教里面呢,有一个传统叫圣愚,“神圣的愚蠢”,圣愚,非常厉害。他认死理,我认面壁我认苦行,我认乞讨,这个里面包含了疯狂,包含了愚蠢。但我就认这个,他出现了一种圣愚般的力量,食指这样坚持他的指责,就是一种,类似于圣愚一样的东西。

\ 

 

余秀华的诗,有一部分诗写的,我觉得也挺有意思的,不错。尽管我不是那样理解诗歌的,她也涉及到农村的一些疾苦啊等等,余秀华走红以后她要变,她要想过好日子,我觉得是可以符合人性的,只不过她不符合食指所理解的诗人意义上的天职。诗人意义上的天职跟这种把一个农村姑娘的这个,而且还是一个残疾姑娘的这个日子变成一个成名大师的日子的这种巨大的变化。食指认为他不认可这个。他们其实真正的差异在这,并不是针对余秀华的诗本身。

 

 

诗歌在这种意义上,引起大家的关注的话,都没有影响诗歌本身,它的形态、它的现状、它的写作的可能性、它的接受方式,跟这些都没关。这个太有意思了,这个所以诗歌每次都扮演,自己都在扮演一个耍猴的这样一个角色,起这样一种轰动效应。诗歌不想耍猴,但是那就变成了耍猴,最后变成了鸡也在耍猴,什么都能拿出来耍。鸟也在耍猴,鱼也在耍猴甚至。所以这个我觉得,食指他不能把他的决绝、他的崇高、他的圣愚,强加给另外一个人,但是他的力量和他的正义,那是明显地摆在那。但是我又不会完全是那样,因为我绝不会那样去指责余秀华,我不一定赞成余秀华的写作,我可能更尊重食指的写作,但是我不会那样去指责。原因在于我可能不会是一个独一论的一个提倡者,因为独一论到最后一定通向,不论你多崇高,一定通向法西斯。

\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自网络,发布本文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用,另: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 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资理财需谨慎,切勿轻信投资承诺,本站与任何网上投资行为无关。

中国财经网 www.fecn.net 责任编辑:88

关于

 你好! | 会员中心 | 退出
验证码:
首页- 新闻- 体育- 产业- 财经- 时尚- 科技- 娱乐- 汽车- 房产- 旅游- 论坛- 教育- 会议- 文化- 游戏- 法制- 生活- 地方- 采购-
北京互联网违法不良信息举报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主编信箱 给中国财经网提意见 新闻地图 
诚聘英才- 版权声明- 相关法律- 网站地图- 站内公告-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财经网版权所有
©2010-2011